「政策退場機制」及「資本控制措施」是近期市場相當關注的話題,因為這兩件事情與經濟續航力道、股市資金動能息息相關。國泰投顧認為,無論是政策退場時機的因地制宜,或是針對過熱市場採取的資本控制措施,都是為了維持經濟與金融市場的穩定,避免陷入另一個資產泡沫危機。由此看來,各國央行的危機處理模式已經愈來愈成熟,短期來說,政策退場以及資本控制措施有可能對市場造成壓抑,但長期效果應對經濟與金融市場的穩定發展有正面幫助。

◎ 政策退場視復甦強度而異

少數經濟復甦較強勁的國家,如澳洲、以色列、挪威、印度、甚至越南,都已經率先進行收縮資金的動作。澳洲於10、11月分別升息一碼,以色列也已經升息兩次,印度也調高銀行存款準備率。這些國家開始緊縮貨幣,多半是由於經濟復甦相對快速、資產市場偏熱、或通膨風險已升高,因此政府希望配合經濟復甦力道,適度收回過度寬鬆的資金。

經濟仍疲弱的已開發國家(如美、歐、日),雖然因應金融危機而實施的部分非常規金融經濟措施已經漸次退場,例如美歐的汽車補貼,以及短期流動性供應政策等。但是,針對相對疲弱的房地產市場,美國仍延長並擴大實施購屋補貼,並延長對商用不動產的融資政策。由此看來,目前政策退場乃視市場環境與景氣復甦進度而因地制宜。另外,從G20近期的共識看來,各國低利率政策仍會維持一段時間,美國聯邦資金利率期貨數據也顯示,近期市場對美國開始升息時間的預期已經從明年第二季再向後延,因此預料升息的幅度與速度不會太大太快。

實施各種非常規經濟刺激措施,第一要務是希望挽救金融與經濟免於崩潰,第二要務則是讓經濟恢復自發性成長,因此政策退場的速度與時機將視各國景氣復甦的強度而定。已開發國家多仰賴內需,因此內需能否恢復自我成長能力為觀察重點;至於仰賴出口的新興市場,政策則希望引導結構性的調整,讓各國減少出口依賴,增強內需的影響力。目前看來,美歐日等主要已開發國家受限於信貸市場尚未完全恢復流動性,加上消費者信心仍薄弱,失業率攀高更打壓消費意願,因此短期經濟復甦之路仍有阻礙。至於新興國家,尤其是亞太國家,則較有退場條件。

◎ 低利率帶來資金狂潮,各國實施資本控制政策

金融海嘯迫使各國政府大量實施非常規經濟刺激措施,造成資金過熱。由於已開發國家利率多降至歷史新低,市場游資充沛加上投資信心在極度恐慌後已迅速恢復,無法忍受低利率的大量游資急於尋找出口,因此造就了商品原物料、高收益債及新興債、股票市場近半年多來的多頭行情。

另外,美國處於前所未見的零利率環境,讓美元繼日圓之後成為新一代的融資貨幣,利差交易(Carry Trade)再度盛行。市場投資人向低利率的美元進行借貸,買進高風險或高利率資產,新興貨幣也因此大幅升值。今年3月股市低點以來(至11/25),彭博美元指數貶值幅度高達17%,而新興貨幣如巴西里耳、南非蘭德、韓圜、匈牙利福林、波蘭茲羅堤的升值幅度都高達三成以上,另外具升息題材的澳幣勁升48%。

新興國家多仰賴出口,貨幣急速升值對出口不利,匯率投資心態也可能造成下一個資產泡沫。有鑑於此,各國政府已經展開資本控制措施。巴西政府分別自10/20、11/19起對外資投資當地金融市場(無論是當地或外國上市證券)課徵金融稅,南韓與台灣近期也實施各種措施,管制投機炒匯資金。相較之下,還有降息空間的俄羅斯,近期央行除了買入外匯來阻升盧布之外,甚至還可以持續進行降息寬鬆政策,一方面打壓投機炒匯,一方面刺激經濟內需。

從巴西的例子看來,雖然近兩個月來連續祭出打壓投機資金的措施,但對於金融市場的負面衝擊料僅止於短線。10/20對購買巴西股票或債券的外資課徵2%金融交易稅後,當日股市下跌2.9%,里爾貶值2.1%,但是一個月後巴西指數仍再創高點,里耳也回到政策實施前水準。11/19第二輪政策實施,市場反應即不明顯。顯示市場仍看好已脫離景氣谷底、邁向復甦之路的巴西,在豐富天然資源與中產階級興起帶動內需的加持下,經濟有無限發展潛力。由此可見,資本控制對於短線投機資金雖有抑制效果,但只要市場成長潛力強勁,中長期資金仍不會缺席。

◎ 政策退場、資本控制,對經濟長期穩定發展有利

無論是政策退場時機的因地制宜,或是針對過熱市場採取的資本控制措施,都是為了維持經濟與金融市場的穩定,避免陷入另一個資產泡沫危機。由此看來,各國央行的危機處理模式已經愈來愈成熟,短期來說,政策退場以及資本控制措施有可能對市場造成壓抑,但長期效果應屬正向。

國泰投顧指出,就全球各區域來說,經濟復甦較早較快或是資本市場較熱的國家(如亞太或拉美),政策退場或是資本控制的措施會較為明顯,短期市場受政策因素的壓抑程度也會較高;美、歐、日等已開發國家,預料仍會採取量化寬鬆政策自然退場的腳步,升息時程也不會太快;至於復甦腳步更慢的歐非中東國家(如俄羅斯、南非、東歐等),甚至還有些許降息空間可以期待。

【記者葉憶如/台北報導】
國泰投顧今早發布,近期熱烈討論的「政策退場機制」及「資本控制措施」,都是為了維持經濟與金融市場穩定,避免陷入另一個資產泡沫危機,各國央行危機處理模式已經愈來愈成熟,短期來說,可能對市場造成壓抑,但長期效果應對經濟與金融市場的穩定發展有正面幫助。

國泰投顧指出,就全球各區域來說,經濟復甦較早較快或是資本市場較熱的國家,如亞太或拉美,政策退場或是資本控制的措施會較為明顯,短期市場受政策因素的壓抑程度也會較高;美、歐、日等已開發國家,預料仍會採取量化寬鬆政策自然退場的腳步,升息時程也不會太快;至於復甦腳步更慢的歐非中東國家,如俄羅斯、南非、東歐等,甚至還有些許降息空間可以期待。

美國處於前所未見的零利率環境,讓美元繼日圓之後成為新一代的融資貨幣,利差交易(Carry Trade)再度盛行。新興貨幣也因此大幅升值。今年3月股市低點以來彭博美元指數貶值幅度高達17%,而新興貨幣如巴西里耳、南非蘭德、韓圜、匈牙利福林、波蘭茲羅堤的升值幅度都高達三成以上,另外具升息題材的澳幣勁升48%。新興國家多仰賴出口,貨幣急速升值對出口不利,匯率投資心態也可能造成下一個資產泡沫。

有鑑於此,各國政府已經展開資本控制措施。巴西政府分別自10/20、11/19起對外資投資當地金融市場課徵金融稅,南韓與台灣近期也實施各種措施,管制投機炒匯資金。從巴西的例子看來,雖然近兩個月來連續祭出打壓投機資金的措施,但對於金融市場的負面衝擊料僅止於短線。

10/20對購買巴西股票或債券的外資課徵2%金融交易稅後,當日股市下跌2.9%,里爾貶值2.1%,但是一個月後巴西指數仍再創高點,里耳也回到政策實施前水準。11/19第二輪政策實施,市場反應即不明顯。由此可見,資本控制對於短線投機資金雖有抑制效果,但只要市場成長潛力強勁,中長期資金仍不會缺席。

【2009-11-30/聯合晚報/B8版/基金理財】

全站熱搜

cig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